考研帮 > 备考 > 心理调节

一个人的天荒地老:考研后的心灵独白(三)

作者:kaoyan.com网友松涛(zsongtao@zaobao.com)
三.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青峰
对于我去读研,有人高兴,因为可以效尤了。虽然现在教师这个职业还算不错,但无庸讳言,学校,尤其中小学,是中国改革地图上的玉门关。效率低下、黑箱作业、顽固保守、自以为是. .....等等词汇都与之手足情深。我的一位同事甚至说了一句不太雅观的话:只有太监还愿意留在这里。他当年是从一所著名的师范大学毕业的,曾经一门心思想做一个好老师。
是的,我们还无力改变什么,但我们可以做到逃避什么。逃避也是一种反
抗。
但是也有人感到惋惜,认为我没有必要离开了一所比较好的重点中学,叹惜我的四位数的工资即将被可怜的助学金取代。还有人在言语之间流露出对我的专业——中国近现代史的不以为然,担心我将来会找不到工作。
也许,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利往的年代,拥有强烈的现实感是人可以生存下来,做成功人士的一种必备的技能。上帝早就死了,写诗的海子也死去很久了。
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最终是他们的。
我不想去评价他们的各种意见。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,最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。我在哲学意义上是一个自由主义者。
很小的时候,我们都奉命写过名曰“我的理想”的作文。几乎每个人的未来都被设想得很美好很宏大叙事,但现实则未必。准备当医生或博士的,如今干着印非法出版物的营生;打算保家卫国和抓特务的,现在说着我是流氓我怕谁。
我当时的梦是做一个作家,而给写梦的文章评分的人是我的班主任兼母亲。她给我打了多少分,我已经不记得了,正如她已忘记我那时立志要以笔为生而不是以口为业。不过我知道我的理想现在看来是文学儿童一时的冲动,没有实现的可能。
更何况我是男性,不是美女,连用身体写作继而暴得大名的起码资格都没有。
但我一直都记得我的梦,牢固得像里根不记得他曾是总统却记得女士优先。
有梦的人是年轻的人。
年轻就是一种资本。

2000年5月23日,星期二,晴空万里。
我今天打通了导师的电话,确认了我可以被录取的消息。我的心情已平静如水,拿电话机的手居然都没有颤抖一下,我觉得很不抒情。
但我知道那个漂亮的师大历史系女生要兴奋了。她工作的命运和我考研的命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,我如可以去读书,她就能够来工作。那天当我告诉她我的结果尚未决定时(书面通知没来并可能有些变数),我看到了她美丽脸庞升腾起的乌云。哀怨的表情很古典,很许茹云,很楚楚动人。沉默许久,最后,她居然教了我一计:赶快联系,挤掉别人,争取主动。话语很温柔,却极具杀伤力。
我不得不对这个小女生刮目相看。她没有考过研,却对一些另类手段掌握得炉火纯青。
美女与野兽。
微笑看着她的我的心中似乎有些不是滋味。我自信,我会fairplay,我的导师也会fairplay。但我能保证所有的考生所有招生单位都fair play吗?非公平的竞争每年这个时刻到处都在上演。
那一刻,我想到了武侠小说中描绘的如血滴子之类的暗器。
人们啊,你们要小心。

 悄悄的,她来了; 轻轻的,我走了。
在敲这行字的时候,我已在作撤离这座海滨城市的准备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刘震云的《一地鸡毛》中小林的形象。
近四年的工作生活,褪去了当初的年少轻狂。我现在很温文尔雅,很彬彬有礼,尤其是在见到领导的时候。他们说我是个好青年。
但我发现我丢了什么东西,一种能使人的心变成水晶的东西,一种被成熟的人称为幼稚的东西,一种常常被刻意掩饰的东西。
我有时冷静得近似于麻木,理智得好象白痴。
我希望未来三年的学习使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。如苏格拉底,如李贽,如索尔仁尼琴,如顾准.....
在高尚的灵魂面前,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末日审判。尘归尘,土归土。
我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,永不言后悔,永不言放弃。
一个人的天荒地老。


经过数周的时间,断断续续地写完了上面的文字。我的文字都是在深夜里一边听着
最心爱的CD,一边随心所至的击键敲出来的。这种感觉真的很好。
今天的夜很黑,没有月亮和星星,不过我也很久没有去看星星了。记得好像有个诗
人写过:在那个年轻的夜里,有些什么,有些什么,曾袭入我们柔弱而敏感的心。
心有戚戚焉。
感谢所有有耐心看完这篇文章和给我发过email的朋友们。
祝所有考过研和正在考研的各位好运。
松涛 
05/24/2000

※来源:kaoyan.com之考研论坛

关于"最后阶段,真题的正确打开方式_备考经验_考研帮"15名研友在考研帮APP发表了观点

扫我下载考研帮

考研帮地方站更多

× 关闭